为什么 17 年了观众依然对反派江玉燕念念不忘?


杨雪,演员杨雪
阅读原文

大家好,我是杨雪,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江玉燕的喜爱和关注,时隔多年,还能跟大家再聊聊这个角色我觉得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

江玉燕其实是一个杜撰出来的角色,原著里不存在的。大概在 04、05 年,王晶导演捕捉到了当时年轻人审美的变化,因为他是编剧兼导演,他很敏锐,于是把江玉郎写成一个女人,把很多当时只有男人能做的事情,放在了「江玉燕」身上,等于是一个女人干了男人干的事情。

另外,这个剧本对我帮助是很大的,之所以在塑造的过程中可以让这个角色达到一种极致,一方面是因为剧本扎实,另一方面是因为她是全剧当中的大反派,女性角色中最坏的角色,我才接的。

王晶导演选这个角色之前,我不是第一人选,他找过另一个女演员,因为这个角色写得太坏了,太影响自己的荧幕形象,那个女演员就婉拒了,王晶导演才来找到的我。其实如果这个角色是「苏樱」这一类的,我可能不会接,也就是因为她是最「坏」的,我才会选择接。

接《小鱼儿与花无缺》之前,我刚刚拍完一部戏,我跟公司讲,一个月之内不打算再接戏了,当时真的是身心俱疲,我需要休息,正好是在休息的过程当中,回到北京,我记得应该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王晶导演找上了我。

我见到导演的时候,对整个的剧本和他要找我演的角色是几乎不了解的,而且我当时的状态很差,因为我刚下戏很累,不太想接这个戏,就想礼貌上的婉拒,但是聊着聊着,我看他的态度还挺诚恳的,而且明显的感觉到,他对我是有兴趣的,而且是很肯定的。

当聊到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随口问了一句说:“既然这个人物这么坏,那这里面有几个坏人”,他说:“男的,还是女的”,我说:“女的”,然后他说:“只有你一个”,我又问:“全剧里面谁最坏”,然后他还说:“男的,还是女的”,我说:“就都算上”,他说:“还是你”。

当时,他这两个问题回答完,我没有犹豫,就做决定,不用考虑了,我说:“我可以演”。

有时候演员要有这种决心才行。

还有在整体角色的设计上,很多人认为「空气刘海」是一个精心的设计,但当时本来这个角色,尤其是到后期,是不要有刘海的,因为一有刘海就清纯了,一有刘海气场会降低,没有刘海气场会更大一些。

但当时,用「空气刘海」有一个客观原因,就是我刚刚拍完上一部戏,我身心俱疲了,由于上一部戏透支太多,我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脸上额头的部分,起了太多太多的痘痘。

当时我见王晶导演,就把帽子摘下来,我说:“你看我现在这个状态怎么演?”他研究了一下说:“你的痘痘真的是蛮严重的。”我说:“我是严重的失调,长了好多包,我是觉得第一,我要休息一下,第二,就是包包也要休息一下才能下去,没有办法拍。”

然后,我说:“我想演,但是你能接受我这样的状态吗?”他说:“真的好严重,但是还好,你的包包都是集中在额头,你脸上的包包几乎是没有的,大概只有一两个,你放心,我已经拍过这么多年了,我们在这方面都是老油条,你在意的这件事情在我们来说,这就是一个造型设计的问题,没有那么严重,我跟化妆我们商量一下,我们在你的额头前,给你做一些什么遮挡。”

后来根据我的脸型,前商量后商量,只能剪刘海,剪重了还不行,剪细长就只能剪一个空气刘海,正好是说把痘痘给盖住,但是又尽量的增加它的气场。

这是当时剪刘海的初衷,完全只是为了遮痘痘,为什么说这个人物,自始至终大家就认为「空气刘海」是一个标志,别人都没有,怎么就她有,这都不对。真正的原因就是为了遮痘痘,并不是大家所预设想的那样。

至于,为什么观众认为没有角色来超越她?我自己的分析,就现在的年轻人,包括现在的演员,我不能说是演员个人的问题,因为整个社会就是这样,现在太多的信息量,充斥着我们的人物,目的性太强,束缚了角色。

因为现在都信息社会,说句老实话,我越来越不习惯现在的这种文艺创作了,不单纯,你像我现在拍的《仙剑》《皓衣行》这样的古装戏,边拍边宣传。我们那时候,现场除了剧照,啥也没有,大家都在搞角色创作。但是现在,如果你连「这」都包容不了,接受不了的话,好像没有办法融入现在的剧组,现在的这种拍摄,让演员很难沉浸在里面去的。

我们那个时候拍戏是很「单纯」的,一个就是说单纯的去投入,去体会,然后第二个,是说怎么更好的去传达,就是把我的感受传达给看的人。就这两点,所谓的后期那些有多少人会去喜欢这个角色,喜欢多久,真的没有考虑过。

我们能够称之为伟大的艺术作品,伟大的艺术家,他们都很「单纯」,我们在创作的过程当中,只是去「感受」和做到「传递」,我把我理解的,把我的感受,通过我的表演传递给你,观众感受到了就行了。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