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御三家联手反川普

文|锌刻度,作者|陈思思,编辑|杨靖怡

联合反对特朗普的名单上,又多了三个重磅名字:任天堂、索尼、微软。

近日,微软、索尼互动娱乐和任天堂共同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递交联合声明,反对美国政府对中国生产的游戏机征收25%的关税。声明表示提高关税将会伤害消费者、游戏开发商、零售商和硬件制造商的利益,并且严重影响到了整个游戏行业的发展和生态。

这个消息,登上了国内新浪微博热搜前十。诸多网友纷纷调侃:这是有生之年,第一次看到微软、索尼、任天堂联手合作,川普真乃神人也。

1、三分天下爱恨情仇19年

“我活了40多年,第一次看到三家游戏巨头第一次的联合声明与合作。”资深主机游戏玩家余桦说。

余桦今年43岁,有着30多年的家用主机游戏史,第一次接触是任天堂的(NES)红白机,与全世界众多玩家一样,喜爱超级马里奥和精灵宝可梦,从此一头沉迷于家用主机游戏中。

按照余桦的自述,过去30多年中,他就是一部家用主机游戏发展史,将任天堂的FC、SFC、N64、NGC、Wii,以及索尼的各代PS(PlayStation),微软的Xbox One等更多品牌的游戏机玩了个遍。

在余桦看来,和PC端、手机端游戏不同,主机平台一直是竞争惨烈的战场——从1983年雅达利大崩溃,任天堂推出第一代FC奠定近代电玩产业开始,家用主机市场就处于前赴后继、品牌层出不穷的混乱状态。

1991年,任天堂与索尼商讨CD机外设企划,彼时的任天堂与索尼还是亲密合作伙伴。就在此时,任天堂的霍华德·林肯发现了索尼在双方合作协议中的“阴谋”,也就是SFC光碟外设版本SFC-CD(即PlayStation)的合同主导权问题。

随后,任天堂先发倒戈,秘密与飞利浦签订光碟技术合作协议,这直接逼得索尼自己干起了电子游戏行业。

但任天堂也因此失去了一个时代——因为飞利浦自行制作的作品因质量低劣而遭到恶评,最终光碟外设并未上市,任天堂也失去了光碟技术支持,此后直到NGC时代,任天堂才与松下合作开始使用光碟作为游戏载体。

2000年之后,这片战场终于形成索尼、任天堂、微软为主的三分天下之势。

但战争的炮火反而更为猛烈。过去19年以来,索尼、任天堂、微软三方打得难解难分,谁也奈何不了谁。

比如索尼与微软的爱恨情仇。比如微软的Xbox,虽然一直只能在市场中奋力追赶索尼PS,但是总喜欢在各种场合嘲讽索尼,而又总被索尼以一记大招无情化解。

这甚至导致了一个奇葩现象。每次微软的Xbox发布会,点亮最多的却是网友评论:微软牛X,吓得我赶紧买了台PS压压惊!

如果说,索尼对微软还有戏耍之嫌,但与任天堂的竞争,却是你死我活。比如2018年9月《堡垒之夜》联机事件中,本支持全平台联机的《堡垒之夜》,在索尼PS4上却只能和同平台的联机,不少网友直呼索尼是在搞“闭关索国”。

主机市场三分天下的19年中,索尼和微软曾有一次合作,那是今年5月。微软发布声明称,微软和索尼将在Azure上探索未来云解决方案的联合开发,以支持各自的游戏和流媒体服务。

但这次合作,是为了应对谷歌的威胁。随着谷歌这样的云计算巨头入局游戏领域, 其蛋糕正越做越大,未来甚至可能会侵蚀主机游戏的市场。

2018年8月,在任天堂凭借Switch强势复苏后,根据GeekWire联合创始人Todd Bishop的说法,微软的10-K文件显示自2013年以来首次将任天堂列为首位竞争对手,排在索尼之前。

2、为了生存首次联手 

爱恨情仇罄竹难书的三大游戏主机厂商,因为特朗普要对中国3000亿美元的商品征税,却有史以来第一次三家联合起来了。

在三大主机厂商的声明中,是这样写的:主机行业与PC行业不同,有大量的定制硬件,提供了差异化的功能,每个主机都有独有的平台及专用操作系统。针对某一主机平台开发的游戏和服务,要想在另一台主机上运行需要“移植”,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过程。

声明中提到,2018年美国进口的游戏机中,超过96%的设备均为中国制造,如果将生产工作全部转移至美国或其他国家将会导致严重的供应链中断,因此增加的成本甚至会超过加征关税的数额,这将阻碍游戏机、游戏和相关服务的销售。

“主机价格提高25%,游戏销量可能会下降一半,这算是对游戏生态的毁灭性打击了。”在声明中,三大主机厂商如此表示。

根据记者了解,中国目前生产了全球96%的游戏主机。其中,富士康、伟创、和硕等在内地的代工厂,负责生产这些游戏主机。

余桦说,他购买的任天堂GB和GBA,都是Made in Japan, 但3DS开始好像都是Made in China了。“一直到现在,Switch所有部件上都有一排小字:Made in China。”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华尔街日报》6月初报道,任天堂正计划将Switch的部分生产线从中国内地转移到东南亚、中国台湾地区。索尼在3月将北京的手机生产线转移到泰国,但对主机生产尚无动作。

但显然,这些游戏主机厂商无法忽视的还有个大问题——主机游戏成本不小,利润却不高。2013年11月PS4刚上市时,美国市场研究公司HIS发布报告显示, PS4硬件成本为381美元。考虑到PS4零售价格仅为399美元,这意味着索尼销售一台PS4只能获得“微薄”的18美元的毛利润。在索尼2006年开始销售PS3时,也曾亏本销售该款设备。

Switch成本也不低。根据2017年4月一篇发表在日本Nikkei Technology网站上的文章, Switch的制造成本大约在257美元,考虑到其定价仅为299美元,刨去行销费用及其他杂费,Switch赚不到什么钱。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无论是PS,还是Switch,其硬件成本会逐步下滑。但同时,为了提升销量,这些游戏机的零售价格也多次下调。

所以总体来看,相比iPhone,游戏主机确实是一个并不赚钱的行业,一旦增加25%的关税,对于三大游戏主机及周边游戏产业,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美国分析师看来,一旦游戏主机被征收关税,除了对中国国内相关制造产业造成影响之外,深受其害的反而是美国的游戏厂商和消费者们。

“美国在游戏产业上原本是处于顺差的地位,但增加的关税,会让美国游戏产业上的一些中小型公司破产。”一位美国分析师在推特上如此表示。

对于已痴迷游戏主机30多年的余桦而言,再次购买时也会谨慎考虑了:“如果真的导致价格提高太多,我就肯定不会买了。”

实际上,公开联合反对特朗普的,远不止三大游戏主机厂商。

6月19日,戴尔、惠普、微软和英特尔发表联合声明,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将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列入对华征税商品中的提议,称这一举动将伤害美国消费者和整个行业。

联合声明援引美国消费者技术协会近期的研究称,如果计划(加征)的关税正式生效,将导致美国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价格提高至少19%,或者说,笔记本电脑的平均零售价提高约120美元。

“如此幅度的涨价,甚至可能使我们最注重成本的消费者完全买不起笔记本电脑。”联合声明中,戴尔、惠普、微软和英特尔如此表示。

IDC数据显示,惠普、戴尔、苹果分别从美国获得了其全球笔记本收入的30%、32%和43%,而联想、宏碁和华硕分别为15%、20%和9%。因此,惠普、戴尔等认为,其外国竞争对手对美国销售的依赖程度较低,新的关税将有利于其竞争对手继续投入研发,而迫使四家公司减少研发投入,以抵消增加的关税负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打赏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