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性格的人容易得抑郁症?

目录

很多回答都没有研究支持或者仅基于孤立、零散的研究,而本文将基于综述(系统性地综合多项研究)以及一系列相关研究,试图呈现性格/人格与抑郁症的关联。

注:目前研究没有表明因果性,只有关联性。

1. 三种一般人格特质(神经质/消极情绪性、外向性/积极情绪性、责任感)

a. 关于神经质/消极情绪性(Neuroticism/Negative Emotionality, N/NE)

b. 关于外向性/积极情绪性(Extraversion/Positive Emotionality, E/PE)

c. 关于责任感(Conscientiousness)

2. 其它相关特质(伤害回避、反刍、自我批评)

d. 伤害回避(harm avoidance)

e. 反刍(rumination)

f. 自我批评(self-criticism)

3. 人格类型——抑郁性人格(depressive personality)

补充说明

很多回答都没有研究支持或者仅基于孤立、零散的研究,而本文将基于综述(系统性地综合多项研究)以及一系列相关研究,试图呈现性格/人格与抑郁症的关联。

注:目前研究没有表明因果性,只有关联性。

总的来说,研究表明,抑郁症与三种一般人格特质–神经质/消极情绪性(Neuroticism/Negative Emotionality, N/NE)、外向性/积极情绪性(Extraversion/Positive Emotionality, E/PE)和责任感(Conscientiousness)–以及与各种相关特质,如伤害回避(harm avoidance)、反刍(rumination)和自我批评(self-criticism)还有人格类型,如抑郁性人格,之间存在着中到大程度的交叉关联(moderate-to-large cross-sectional associations)。

Reference:

Klein, D. N., Kotov, R., & Bufferd, S. J. (2011). Personality and depression: explanatory models and review of the evidence.Annual review of clinical psychology,7, 269–295. doi.org/10.1146/annurev


1. 三种一般人格特质(神经质/消极情绪性外向性/积极情绪性责任感)

a. 关于神经质/消极情绪性(Neuroticism/Negative Emotionality, N/NE)

N/NE包含经历悲伤、恐惧、易怒、愤怒和增强的压力反应性的倾向。高N/NE可能与环境相互作用,从而产生自我批评、依赖性和反刍的反应风格。

当人们遇到压力和困难时,神经质可能会破坏他们以积极方式应对的动机和能力。这可能部分是因为神经质与回避、不作为和各种形式的不参与应对的倾向有关。

一项关于青年和成人的人格特征和应对方式的荟萃分析显示,神经质和各种类型的脱离应对方式(否认、退缩、痴心妄想和药物滥用;Connor-Smith & Flachsbart, 2007)之间有较小至中等的关系。神经质预测了许多不同文化中的不作为偏好(Ireland, Hepler, Li, & Albarracin, 2015),并且似乎减少了人们在独自一人时的努力意愿,因此不以需要他人认可为动机(Uziel, 2016)。

神经质与回避有关,甚至包括将非威胁性刺激感知为离自我更远的倾向(Robinson & Witkowski, 2014)。早在婴儿期,婴儿的气质消极性就预示着几个月后更多的回避和更少的注意调节策略(Thomas et al., 2017)。这些发现与神经质作为威胁检测系统的表现形式的模型是一致的:神经质可能会增加对威胁的感知,因此导致在面对潜在的痛苦情况下的回避、不活跃和少努力。

神经质也与其他一些情绪调节和应对的问题模式有关。与神经质相关的认知和情绪过程可能会导致冲动的行动(Selby, Kranzler, Panza, & Fehling, 2016),而不仅仅是回避。此外,之前提到的人格特质和应对策略的元分析显示,神经质与三种积极的应对手段–问题解决、认知重组和接受–有负面关系(Connor-Smith & Flachsbart, 2007)。接受负面情绪和想法可以促进幸福和心理健康(Ford, Lam, John, & Mauss, 2017),所以经历过高负面情绪的人,如果他们不能接受或重新解释,可能会错过那些更多参与的应对形式带来的好处。

考虑到与神经质特质相关的所有负面经验,人们可以合理地预期,该特质高的个体会想要抑制他们的负面情绪或检测威胁的倾向,以便感觉更好。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在某些时候,高度神经质的人可能更喜欢感受负面情绪。事实证明,当高度神经质的人想要有效地执行任务时,他们更喜欢体验忧虑,甚至在忧虑的状态下,他们可能表现得更好(Tamir, 2005)。

同样,高度神经质的人在做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创造性任务之前更喜欢担心,并且在感到担心时表现出更大的创造性和认知灵活性,部分原因是这种担心似乎会加强他们对任务的内在动机(Leung et al., 2014)。

简而言之,在表演环境中,当高度神经质的人的情绪状态(担忧,或激活的回避系统)与他们的特质(神经质,或回避的动机)相匹配时,他们的表现会更好。出现的另一个有趣的模式与高度神经质的人有避免威胁的动机这一观点一致。当高神经质的人在认知上能熟练地检测出存在的威胁时,他们就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体验到较少的负面情绪和更多的生活满意度,(Tamir, Robinson, & Solberg, 2006),可能是因为他们强大的威胁检测技能使他们能做他们有动机做的事——也就是检测和避免威胁。

综合来看,神经质与认知处理、应对和情绪调节之间的关系已被证明是复杂的。神经质与各种认知方式、应对机制和情绪调节手段之间的关系通常只有较小到中等的程度,因此不能简单地将神经质还原为认知、动机或应对的模式。

更确切地说,神经质可能会增加人们发展某些消极思维模式或应对方式的可能性,但神经质对人们幸福的最终影响可能取决于它与这些其他过程的相互作用。例如,一项追踪一群恐惧、拘束的幼儿进入青春期的研究发现,拘束的儿童不仅在青春期表现出对威胁的更大注意力偏差,而且早期的拘束只能预测那些对威胁有注意力偏差的青少年的社交退缩(Perez-Edgar等人, 2010)。

因此,对于那些既挣扎于高水平的负面情绪,又挣扎于处理这种负面情绪的消极方法的人来说,神经质可能是最有问题的。而有时,更多高度神经质的人“接受并觉得有能力调节与他们特质一致的负面情绪体验”甚至可能被证明对表现有利

图源:https://www.medibiztv.com/articles/Neuroticism

Reference:

Excerpted from the Handbook of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edited by Dan P. McAdams, Rebecca L. Shiner, and Jennifer L. Tackett. 2019. Copyright Guilford Press. Reprinted with permission of The Guilford Press.

b. 关于外向性/积极情绪性(Extraversion/Positive Emotionality, E/PE)

许多抑郁症患者表现出体验积极情绪的倾向性减弱,甚至在正常的食欲刺激面前也是如此(Berenbaum & Oltmanns, 1992; Kaviani et al., 2004; D. F. Klein, 1974; McFarland & Klein, 2009; Sloan, Strauss, & Wisner, 2001)。这与积极情绪性(PE)高的人的经验形成对比——他们表现出积极的情绪状态,如幸福、兴趣、能量和信心的提升(Mineka, Watson, & Clark, 1998; Watson & Naragon-Gainey, 2010, 2014)。

事实上,PE不仅被普遍认为是心理健康的标志(Gilbert,2012;Ozer & Benet-Martinez,2006;Tugade & Fredrickson,2004;不过见Gruber, Johnson, Oveis, & Keltner,2008),而且被认为是一种进化上的适应性特征,可以增加心理灵活性,加强身体、智力和社会资源(Fredrickson, 1998)。

几个著名的理论模型表明,除了反映当前的情绪状态,PE是一个稳定的和可遗传的人格特质(Krueger, McGue, & Iacono, 2001),在低水平时,会增加抑郁症的风险并加剧疾病的进程(Clark, 2005; Clark & Watson, 1991, 1999; Davidson, 1998; Depue & Iacono, 1989; Gray, 1994; Watson, Stasik, Ellickson-Larew, & Stanton, 2015)。例如,密切相关的行为激活和抑制系统(Gray,1994)、接近和退出系统(Davidson,1998)以及行为促进系统(Depue & Iacono,1989;Fowles,1994)的理论甚至都认为低PE在抑郁症中起着因果作用。

大体上,这些生物行为理论描述了一个控制目标导向行为的方法系统,它在对积极刺激的反应中被激活,并产生积极的情绪体验。抑郁症被认为是方法系统不活跃的结果(Shankman & Klein, 2003)。同样,有影响力的三方模型(Clark & Watson, 1991),后来被重新表述为综合层次模型(Mineka et al.,1998)和四方模型(Watson, 2009),确定低PE是抑郁症的核心成分和潜在风险因素(Clark, Watson, & Mineka, 1994)。

五因素模型中的PE人格特质,即外向性,也被认为是构成抑郁症发展的一个风险因素(Clark等,1994;McCrae & Costa,1987;Watson, Wiese, Vaidya, & Tellegen, 1999)。重要的是,尽管PE在不同的理论中被贴上了不同的标签,但PE构架在概念上是相似的,而且它们之间的相关性也很高。

图源:https://introvertdear.com/news/introvert-faked-extroversion-depression/

Reference:

Khazanov, G. K., & Ruscio, A. M. (2016). Is low positive emotionality a specific risk factor for depression? A meta-analysis of longitudinal studies.Psychological bulletin,142(9), 991–1015. doi.org/10.1037/bul0000

c. 关于责任感(Conscientiousness)

责任感指的是以有计划的、深思熟虑的方式处理任务,以及可靠和自律的倾向。

责任感意味着希望做好一项工作,并认真对待对他人。有责任感的人倾向于高效和有组织,而不是随性和无序。他们表现出自律的倾向,行为尽责,以成就为目标;他们表现出有计划的行为,而不是自发的行为;他们通常是可靠的。它表现在一些特征性的行为上,如整洁、有条理;也包括一些元素,如仔细、彻底和深思熟虑(行动前仔细思考的倾向) 。

责任感是人格五要素模型和HEXACO模型的五个特征之一,也是传统意义上性格/人格的一个方面。有责任感的人一般都很勤奋,而且很可靠。在极端情况下,他们也可能是 “工作狂”、完美主义者和行为上的强迫症。在自觉性方面得分低的人往往比较悠闲,不以目标为导向,对成功的驱动力较小;他们也更有可能从事反社会和犯罪行为。

有可能低责任感并不直接导致抑郁症,但会导致“致抑郁”的经历,如学业困难、失业和关系问题。

图源: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extroverts-depression-anxiety-less-risk-mental-health-conscientious-study-a8086481.html

References:

Thompson, E.R. (October 2008).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n International English Big-Five Mini-Markers”.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5(6): 542–548.

Carter, Nathan L.; Guan, Li; Maples, Jessica L.; Williamson, Rachel L.; Miller, Joshua D. (2015). “The downsides of extreme conscientiousness for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The role of obsessive compulsive tendencies”.Journal of Personality. Accepted Article (4): 510–522.

Ozer, D. J.; Benet-Martínez, V. (2006).“Personality and the prediction of consequential outcomes”.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7: 401–421.

2. 其它相关特质(伤害回避反刍自我批评

d. 伤害回避(harm avoidance)

伤害回避(HA)是一种人格特征,其特点是过度担心;悲观;害羞;以及恐惧、怀疑和容易疲劳。在MRI研究中,回避伤害与眶额部、枕部和顶叶区的灰质体积减少有关。

伤害回避是一种生物学上的焦虑特质的概念化。它反映了通过抑制正在进行的行为对惩罚或挫折作出强烈反应的遗传倾向。伤害回避已被特别讨论为主要抑郁症和焦虑症的一个风险因素。

Reference:

Markett, S., Montag, C, Reuter, M (2016). Chapter 5 – Anxiety and Harm Avoidance, edited by John R. Absher, Jasmin Cloutier, Neuroimaging Personality, Social Cognition, and Character. Academic Press, 91-112.

e. 反刍(rumination)

反刍是一种持续的认知形式,它专注于消极的内容,一般是过去和现在,并导致情绪上的困扰。对反刍的初步研究出现在心理学文献中,特别是关于研究反刍的具体方面(例如,积极与消极的反刍,沉思与自省,与灾难性思维的关系,受损的脱离作用,状态与特质特征),以及反刍在各种精神综合征中的存在(例如。抑郁症、酒精滥用、广泛性焦虑症、社交焦虑症、强迫症、创伤后应激障碍、神经性贪食症。)

图源:https://www.happierhuman.com/reducing-rumination/

Reference:

Sansone, R. A., & Sansone, L. A. (2012). Rumination: relationships with physical health.Innovations in clinical neuroscience,9(2), 29–34.

f. 自我批评(self-criticism)

自我批评涉及一个人如何评价自己。在心理学中,自我批评通常被研究和讨论为一种消极的人格特征,即一个人的自我认同被破坏。自我批评往往与重度抑郁症有关

图源:https://medium.com/@julie_diamond/the-art-of-self-criticism-49dced345c97

Reference:

Blatt, S. J. (2008). Polarities of experience: Relatedness and self-definition in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psychopathology, and the therapeutic proces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3. 人格类型——抑郁性人格(depressive personality)

注1:DSM-V已经移除该诊断

注2:请勿自我诊断。如有需要,请寻求精神科医师的帮助。

DSM-IV将抑郁性人格障碍定义为 “一种普遍的抑郁性认知和行为模式,从成年早期开始,在各种情况下发生。”抑郁性人格障碍发生在重度抑郁发作之前、期间和之后,使其成为一种独特的诊断,不包括在重度抑郁发作或癔症的定义中。具体来说,以下五项或更多的内容必须在两年内的大多数日子里出现,才能诊断为抑郁性人格障碍。

  • 平时的情绪以沮丧、忧郁、无精打采、不快乐和不幸福为主
  • 自我概念以不足、无价值和低自尊的信念为中心
  • 对自己持批评、指责和贬低的态度
  • 沉思和忧虑
  • 对他人持否定、批评和评判态度
  • 悲观
  • 容易感到内疚或悔恨

患有抑郁型人格障碍的人对生活、对自己、对过去和未来的看法一般都很悲观。他们被发展和维持关系的问题所困扰。

图源:https://lifeontherun.in/fitness/yes-i-survived-depression-you-can-too/

Referenc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IV. (1994).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补充说明

1. 大多数与抑郁症有关的人格特征也与其他形式的精神病理学有关,特别是焦虑症。这可能反映了多面性现象,即因果链中的早期变量会导致多种结果,这取决于因果途径中的后续事件。另一方面,许多目前被归类为不同病症的疾病是密切相关的;因此,对人格-心理病理学关联的研究也可以为修订我们的病理学系统提供重要的信息。

2. 一些特质(如N/NE和伤害回避)的报告受到临床状态的影响,而其他特质(如E/PE)似乎与情绪状态无关。然而,状态效应不能完全解释人格与抑郁症之间的关联。

3. 共同的病因学因素(如基因)占了N/NE和抑郁症之间关联的一部分。

4. 抑郁性人格和一些特质,特别是N/NE,可以预测随后的抑郁症发病情况。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它们是否最好被概念化为前兆或倾向性,因为很难将这些模型分开,而且有证据支持这两种说法。无论哪种情况,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气质性风险因素在幼年时就很明显,这表明识别有抑郁症风险的幼儿的方法很有前途。

5. 有证据表明,其他特征,如低E/PE和低责任感/努力控制,可能会调节N/NE和抑郁症之间的关系。

6. 抑郁症的发作似乎不太可能在大多数人格特质上产生持久的变化

7. 人格特征可以预测抑郁症的过程和治疗反应——事实上也可能影响抑郁症的过程和治疗反应。

Reference:

Klein, D. N., Kotov, R., & Bufferd, S. J. (2011). Personality and depression: explanatory models and review of the evidence.Annual review of clinical psychology,7, 269–295. doi.org/10.1146/annurev


你好,我是 @CaesarYL,一名成长中的未来临床心理学家,一位聆听者和洞查者。
关注我,和你分享更多关于心理学有趣而靠谱的知识。

希望我的所思所想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欢迎你的私信和评论

@知乎日报 投稿一下我这篇文章~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