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缺钱”,王忠磊再减持股份,股价累计下跌近九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缺钱”已非新鲜事。

10月12日晚间,华谊兄弟公告,实控人之一王忠磊计划减持不超5558.5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减持所得资金主要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降低质押风险,更好地保障控制权稳定性。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王忠磊所持公司股份近8成被质押,其哥哥王忠军所持公司股份的95%被质押。

2009年,华谊兄弟通过证监会创业板审核,成为了国内首家上市发行的影视行业股票。上市当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6.04亿元、净利润0.85亿元,到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38.74亿元、9.76亿元,6年间分别增长了5.41倍、10.48倍,市值一度飙升至900亿元人民币。
图片来源:网络

然而,从2016年开始,华谊兄弟经营业绩显著下滑,2018年至2020年连续三年巨额亏损,合计亏损61.95亿元。股价持续下跌,自2015年6月历史最高点32.13元/股以来,累计下跌近九成,截止10月13日收盘价为3.4元/股,如今市值已不足95亿元

华谊兄弟经历了什么,落得如此田地?

“去电影单一化”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只做电影并不能满足王忠军的梦想,他想打造一个中国的迪士尼。

华谊命运的转折要从2014年说起。在2014年成立20年庆典上,王忠磊提出华谊兄弟要“去电影单一化”,冯小刚跟着起哄:“我决定不当导演了,跟着忠军去搞房地产。”

此前华谊兄弟的定位是“影视娱乐”公司,2014年之后,影视娱乐、互联网娱乐、品牌授权成为了华谊兄弟新的“三驾马车”。与之相对应的是,电影及衍生、电视剧及衍生、艺人经纪、电影院成为“影视娱乐”的子项,不再单独披露营收和成本。

同年,华谊兄弟斥资55亿元打造的首个实景娱乐项目“冯小刚电影公社”投入运营,该项目占地1400亩,公司间接持有18.9%股份,景区以冯小刚导演的经典电影场景为建筑规划元素,致力于打造综合娱乐商业街区。此后,公司开始大规模股权质押操作,并通过资本运作大肆并购其他企业、建造电影小镇。

这一年是华谊兄弟影视板块走“下坡路”的开始。2014年,华谊兄弟失去了电影票房冠军的宝座,在电影发行领域也从传统前三跌落第八,电视剧收入开始低于游戏。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净利润开始整体下降,但实景娱乐项目的大手笔投资仍在继续。

2018年8月,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开业,投资总额35亿元;2018年12月,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长沙)也对外开放,项目总投资超30亿元。

从财务数据上看,2018年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部分营收仅为1.5亿元,占收入比重3.84%,同比减少42%。对于华谊兄弟的基本盘而言巨资投入换来的确是杯水车薪,王忠军发公开信表示,自己将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以此宣告华谊兄弟将重新回归电影主业。

然而,这一年“黑天鹅”降临了,《手机2》引发崔永元对冯小刚、范冰冰“阴阳合同”的质疑,税务风暴席卷整个影视圈,《手机2》主控方华谊兄弟更是处于风暴中心,华谊兄弟迎来上市十年首亏。

在访谈节目中,王忠军坦承,这是华谊兄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对于“去电影单一化”投资实景娱乐项目的决定也并不后悔。

三年合计亏损近62亿元,债台高筑

财报数据显示,近几年,华谊兄弟经营陷入困境,2018年至2020年,华谊兄弟分别亏损11.69亿元,39.78亿元、10.48亿元,三年合计亏损61.95亿元。这三年,公司的营收同比分别下降3.34%、41.18%及33.14%。2021年上半年,华谊兄弟的归母净利为1.06亿元,看起来扭亏为盈了,但是扣非后净利仍亏损2.27亿元。

截至今年二季末,华谊兄弟的短期借款仍高达15.85亿元,而货币资金仅有9.1亿元,偿债压力依旧较大。除了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华谊兄弟的债务问题,还与此前的一系列高溢价并购有关。

据不完全统计,上市以来,华谊兄弟累计耗资近49亿元收购资产。2013年,华谊兄弟花了2.52亿元收购了张国立实际控制的浙江东升,溢价率高达36倍。2015年10月,华谊兄弟以7.56亿的高溢价收购了仅成立了一天的东阳浩瀚影视,溢价超出一百倍;2015年11月,公司又斥资10.5亿元收购了冯小刚旗下东阳美拉70%股权。

高溢价收购,形成了巨额的商誉,至2015年底,华谊兄弟商誉达35.70亿元,其中,收购银汉科技、浙江常升、东阳浩瀚、东阳美拉形成的商誉分别为5.36亿元、2.45亿元、7.49亿元、10.47亿元。而标的公司业绩频频爽约,也给上市公司带来了巨额的资产减值。

业绩持续疲软之下,华谊兄弟债台高筑,为了缓解公司现金流压力,华谊兄弟不得不走上了变卖资产的道路。

王忠军、王忠磊被强制执行3亿元,变卖资产还债

5月10日,一则王忠军、王忠磊被强制执行3亿元的消息广泛传播。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5月7日,王忠军、王忠磊及其控制的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3.04亿元。
图片来源:网络5月11日,华谊兄弟发布风险提示进展公告称:经实际控制人与相关方沟通协商,截至本公告日,双方已签署和解协议并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备案。乙方王忠军、王忠磊、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确认并自愿承诺按双方约定的还款计划向甲方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支付款项,并且增加提供增信措施。若乙方未能依照协议约定支付全部款项,则甲方除有权要求乙方承担违约责任外,有权继续恢复法院的执行。

王忠军、王忠磊两兄弟3亿欠款暂时和解并不能掩盖华谊兄弟的债务危机的事实,他们早已开始暗自变卖资产了。

2021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完成对华谊腾讯娱乐有限公司13.17%股权的处置,产生投资收益1.24亿元;另外,公司还处置了腾讯音乐、猫眼娱乐等金融资产,产生收益3324万元。此外,2021年4月,公司控股子公司实景娱乐完成转让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10%的股权,形成投资收益5000万元。

2021年8月份,华谊兄弟公告,公司拟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15%的股权,转让给西藏景源,转让价款为2.25亿元。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是天津实景实际控制方,持股降至39%,也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9月24日晚间,华谊兄弟又披露,公司拟转让英雄互娱15%股权给陈琛或其指定第三方,全部转让对价为86953万元,即每股目标股份的价格为4.04元,相比持股成本(6.56元/股)折价了38.41%。本次交易前,公司持有英雄互娱20.17%股份(约2.89亿股)。本次交易后,公司持有目标公司5.17%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华谊兄弟此前曾推出的定增计划也已宣告结束。2020年4月份,华谊兄弟曾推出定增预案,拟以每股2.78元的价格,发行合计不超过8.24亿股,募集不超过22.9亿元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不过,这份定增方案经过一次修订和多次监管问询,今年5月份,华谊兄弟公告称已向深交所提交申请,中止审核此前的定增方案。

华谊兄弟:不存在无法偿还即将到期且难以展期的借款

今年9月16日,深交所向华谊兄弟下发问询函,半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22亿元,短期借款为15.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5.9亿元,长期借款为8.08亿元。深交所要求结合公司的现金流情况,尤其是经营性现金流情况及债务到期明细,说明公司是否存在短期或长期偿债风险。

对此,华谊兄弟9月22日晚间回复称,2021年初至回复日,公司通过经营活动及资产处置产生的现金回流偿还有息负债累计6.28亿元,同时累计完成 14.65亿元借款的续贷合约签署,截至回复日,公司一年以内有息债务余额 16.5亿元,公司计划通过经营现金流以及资产处置实现的现金回流重点偿还一年以内到期的有息债务,同时借款的续贷工作正在积极沟通协商中,部分贷款的展期工作已经取得了关键性进展,相关续贷情况以银行最终批复或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约定为准。公司不存在无法偿还即将到期且难以展期的借款。

此外,对于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履约能力和追加担保能力,是否存在平仓风险这一问题,华谊兄弟回复深交所称,截至问询函回复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质押的股份不存在被平仓处置的情形。

经公司与实际控制人沟通获悉,截至目前,关于部分股票质押合约处于到期或存在可能触发质押股票被处置的情形,实际控制人已与相关质权人进行良好沟通,并正在协商制定还款或展期等相应解决方案。

华谊兄弟称,根据公司实际控制人说明,除持有公司股票外,其还拥有房产、其他长期投资、艺术品等多项资产,且该等资产财务状况良好。公司实际控制人表示将以自有及自筹资金全力履行股票质押合约,具备相应的履约能力和追加担保的能力,目前其质押股份实际被平仓处置的风险相对较低。公司实际控制人计划采取其他资产置换、出售、提供其他增信措施、与融资方协商延期或协商达成新的还款计划、分期偿还款项等应对措施。此外,未来12个月内不排除根据情况减持其所持股份,所得资金用于偿还质押融资,进一步降低质押风险,更好地保障控制权稳定性。

(钛媒体APP编辑郭虹妘综合自券商中国、21世纪经济报道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打赏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