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会穿更古代的衣服吗?

綾音Ayane,三坑少女/妆娘/中国古代史/汉语言文学/女性向消费数码
阅读原文

岂止是会,有些古代人简直会把穿更古代的衣服当做一种值得炫耀的事情,如果他们生活在现代,一定会被某些人批判为“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不管是古画里面常见的穿着各种古代衣服的路人,还是宫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来的复古风——其实古代女性除了礼服之外并没有固定的什么朝代穿什么衣服,除了清朝的“剃发易服”,古时候很少有规定百姓日常穿什么衣服,每次改动的礼制也仅仅是“礼制”而已。

古代人会不会考据更古代的衣服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就拿著名的深衣举例子吧。

深衣这种东西,《礼记》的记载是起源于有虞氏。

“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养老。”——《礼记·王制》

有虞氏,也就是虞舜的氏族,看这个名字就知道了,比《礼记》写成的时间早得多。

也许深衣就是周朝人崇尚三皇五帝时期才这么穿也说不准呢(x)

当然,深衣这种形制简直贯穿了中国上下五千年。现在的汉服也会大体分为通裁制和深衣制。

简单说深衣的形制就是衣裳连在一起,分开剪裁但是缝在一起的袍服。

在这个回答里,我们着重来说直裾深衣,毕竟后世复原的深衣也以直裾为主。

《礼记》是这样记载的

古者深衣盖有制度,以应规、矩、绳、权、衡。短毋见肤, 长毋被土。续衽钩边.要缝半下.袼之高下.可以运肘.袂之长短.反诎之及肘.带.下毋厌髀.上毋厌胁.当无骨者.
制十有二幅.以应十有二月.袂圜以应规.曲袷如矩以应方.负绳及踝以应直.下齐如权衡以应平.故规者.行举手以为容.负绳抱方者.以直其政.方其义也.故易曰.坤六二之动.直以方也.下齐如权衡者.以安志而平心也.五法已施.故圣人服之.故规矩取其无私.绳取其直.权衡取其平.故先王贵之.故可以为文.可以为武.可以摈相.可以治军旅.完且弗费.善衣之次也.
具父母.大父母.衣纯以缋.具父母.衣纯以青.如孤子.衣纯以素.纯袂.缘.纯边.广各寸半。

当然,由于《礼记》是西汉人写先秦礼制,我个人认为,看礼记不如看文物。

这一点现代的汉服爱好者可比古代的汉服爱好者幸福多了,我们有文物复原可以穿啊。

战国时期的深衣,是有正经的出土文物的。

下面这两件都是马山楚墓出土的战国直裾深衣。

我们看史书的时候,觉得几百年一瞬间就过去了。

可是,真的到了当时的人身上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就像是现在想找个做旗袍做得好的老师傅都要费很大力气一样,而旗袍这种东西,一百年前正是非常流行的东西呢。

东汉的经学大师郑玄,对深衣进行了注释。他对于续祍勾边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续,犹属也。衽,在裳旁者也。属,连之,不殊裳前后也。钩,读如“鸟喙必钩”之“钩”。钩边,若今曲裾也。续,或为“裕”

这里面要提一句曲裾了,都是深衣,咱们不能总提直裾深衣嘛。

曲裾这个词最早出现于《汉书》,和交输经常一起出现,意义并不十分明确,而后世的书籍里面也经常出现,当代文物学家孙机认为:

按照《礼记》记载,深衣一大特点是“续衽钩边”,也就是说“这种服式的共同特点是都有一幅向后交掩的曲裾。”

总之这个“续祍勾边”,到了东汉就如同悬案一样,后世基本上参考的都是郑玄注。

唐代的孔颖达也对深衣做了更多的注解。

在这历史的长河里,可以说各种大儒都在努力的考据深衣是个什么样式,都在考据先贤到底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不得不说,古代的“考据党”真的很多。


古代人会不会穿更古代的衣服呢

当然,咱们说的是古代人会不会穿更古代的服饰。前面提到的更多是古代人会不会考据更古代的服饰。

会不会穿,当然是会的。

毕竟后世推崇儒家,对于《礼记》里面记载的深衣,当然是心生向往。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朱子深衣和明制深衣了。

司马温公深衣

司马温公,就是我们熟悉的砸光的司马缸(x)

其实,司马光也是会在家穿深衣的。

在邵伯温所著《邵氏闻见录》中,就有司马光穿着深衣,然后被他父亲指责的故事。

司马温公依《礼记》作深衣、冠簪、幅巾、缙带。每出,朝服乘马,用皮匣贮深衣随其后,入独乐园则衣之。常谓康节(邵雍)曰:“先生可衣此乎?”康节曰:“某为今人,当服今时之衣。”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我突然觉得很有意思,如同司马光这样的古人,也会因为穿深衣而被人吐槽“现代人就该穿现代的衣服。”

简直是我等汉服爱好者的日常了有木有。

司马光提出,深衣应该是白色黑边儿的,于是,从他之后,人们复原的深衣都是白色黑边。

朱子深衣

我们再来说朱子深衣

著名的朱子深衣,就是朱熹根据《礼记》记载的深衣自己研究出来的。

当然事实证明他研究的并不对,朱子深衣的形制是直领对襟,穿的时候穿成交领。就像是我们穿浴袍一样。

而正经的深衣本身就是交领剪裁。

不知道如果朱熹能穿越到现在,看见马山楚墓的出土文物,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真实“时代的眼泪”(x)

(“时代的眼泪”是汉服圈的一个梗,最著名的就是裥裙,从前汉服爱好者穿的裥裙都是梯形布打褶,直到周氏墓的四破三裥裙文物出土复原,原来裥裙是方形布打褶。)

四库全书 朱子深衣

虽然朱子深衣和战国深衣区别大到我等外行一眼都能瞅出来区别,但是当时朱熹是真的下了一番功夫的。他考据了各种儒家经典,才复原出这样的朱子深衣。并且一不小心,朱子深衣这个形制他就火了起来,甚至影响了整个东亚文化圈。

就,看韩剧的时候,大家有没有觉得,男性的韩服这么眼熟呢……

与此同时,从朱子深衣开始,幅巾和深衣便牢牢的联系到了一起,称为深衣礼服的首服。

此后的明代文物和容像都说明在深衣结构款式改变的情况下,幅巾的功用并未改变。

明制深衣

然后我们再来说说明制深衣

明代推崇古礼,朱元璋在建立明朝以后,非常重视恢复礼制,所以明代的礼制是上取周汉,下取唐宋。

礼制嘛,当然包括服装,所以明明朝的时候,深衣是作为一种礼服出现的,常用于冠礼,祭祀等等场合。

与此同时。明代的文人都非常喜欢推崇古礼,不同俗流,所以很多人在家也会穿类似深衣的形制。

而明制深衣,最具有参考性的就是张懋夫妇墓出土的全套深衣了。

张懋墓深衣

感谢评论区提醒,配图换为张懋墓的大带

从这张图可以看到,明制深衣都是有一个如同蝴蝶结的大带的。非常有意思。

其他深衣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元代的吴澄深衣

他根据“六二之动”提出了“衣六幅裳六幅”之说。

而朝鲜大儒郑逑则认为,“制十有二幅“指的是衣裳布幅总数。

还有黄梨洲深衣,明代学者黄宗羲著有《深衣考》

而他复原出来的深衣以续衽收袷为特色。

(小声说:其实我觉得黄梨洲深衣特别特别帅)

以及还有清代的江永深衣

他理解的深衣是

上衣用布二幅,共二尺二寸;两袖(即袂)各用布二幅,共用布四幅。袖口(即袪)一尺二寸,袖肩用布二尺二寸。因此两袖的前端下面,因斜裁的关系而成为半圆形。襟分内部和外部,两襟相交,便成方领。


所以,其实古代人也对更古代的衣服有向往和追求,会想要努力复原从前的衣服,也会“臆造”许多不同的形制出来。这些方面,他们和我们现代的汉服爱好者并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现代的汉服爱好者要更幸福一些,因为,我们有出土文物复原啊

起码就不会因为战国深衣到底长啥样而吵架了。

就算是吵某个形制具体应该如何,最后吵不出结果也会撂下一句“等文物出土 / 复原的”。

想想就太幸福了。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