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逢喜事,中美春晚两开花

农历大年三十,就在中国人紧锣密鼓准备年夜饭,央视上频频预热春晚时,大洋彼岸的那边,有“美国春晚”之称的超级碗也如火如荼进行着。两国春晚的结果目前都尚未可知,但这样“春晚两开花”的架势十分少见,自是喜上加囍。

作为中国和北美文化的“桥梁”,吴亦凡曾经无限的接近两国春晚。去年此时,他作为NFL的宣传大使,参加了明尼阿波利斯的超级碗Live演出,相当于美国版“我要上春晚”。而加上今年,他已经参加了三次春晚彩排,但后来都没了下文,据说今年节目也被毙了。

虽然两个活动发展起因不同,壮大历程各异,但迄今确实都成为了中美两国的文化名片。也就意味着不管在哪一边“上春晚”,都要经历一通神仙打架。Kris 这个OG,现在还是 too young 了一些。

我们把小Kris先放一边,聊聊那些神仙们。

神仙不老

众所周知,1983年的春晚,李谷一老师一个人唱了7首歌,一举奠定了自己在春晚的地位。不过最出名的《难忘今宵》不在其中,那是在第二届春晚的压轴曲目,此后一直沿用下来。

同一年,年仅6岁的汤姆·布雷迪在家里观看了旧金山49人惜败于华盛顿红皮的美联决赛。此前一年,由乔·蒙塔纳带领的49人勇夺超级碗,最终四夺超级碗的蒙塔纳也变成了小汤姆的偶像,他憧憬着自己未来也能成为四分卫,超越蒙塔纳。

许多年后的2012年,春晚结束曲由廖昌永和王莉演唱的《天下一家》,取代熟悉的《难忘今宵》。而湖南人李谷一则被安排演唱看起来不太搭调的《前门情思大碗茶》,多少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接近退出春晚舞台了。

那年的汤姆·布雷迪已经由看球的小孩,变成了35岁的老将,时隔4年再次打进超级碗的新英格兰爱国者,遇到了4年前的老对手纽约巨人,依旧落败。球评人和球迷都有理由担心,经历这样的打击,他是否会选择退役。

又是6年飞逝,因为《难忘今宵》的呼声太高,此后依旧被春晚沿用为结束曲。布雷迪则在41岁的高龄连续第三年,五年中第四次打进超级碗——并且其中又夺冠了两次,将总夺冠次数积累到了五次——超越了蒙塔纳,超越了任何人。

无论春晚还是超级碗,每一项运动都有自己 icon 式的人物。虽然现在媒体报道会集中在偶像、小鲜肉和更标准的娱乐明星那里,但只要李谷一还唱《难忘今宵》,她就是中国人春晚记忆的最大公约数。

而汤姆·布雷迪的老对手佩顿·曼宁早已退役,比他小一倍的,诸如乔·弗拉科和阿朗·罗杰斯都已经渐露疲态,队友也换了三拨,“老汉”却依然精力充沛的带领爱国者前进。他不仅是NFL历史上的GOAT(历史最佳球员),还是吉赛尔·邦辰的丈夫,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

老兵不死,也许年轻人已经不喜欢也不熟悉他们,也许“成精”的他们终究还是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但他们现在就在那里,依旧辉煌。

李谷一和布雷迪如是,春晚和超级碗亦如是。

重新定义春晚

迈克尔·杰克逊和陈佩斯有什么相同之处?

他们都是优秀的文艺工作者,都是80后童年的美好回忆,都曾经陷入到某些官司之中并一度沉寂。但最终他们都证明了自己的人格伟大,并且无需再回到当年的舞台来证明自己。

更重要的,他们俩都重新定义了各自的“春晚”。

小品是春晚舞台上最耀眼的那颗明珠,诞生了许多荣耀与争议。春晚上诞生的超级巨星,半数出自小品,以至于后来相声演员和主持人歌手,也竞相加入到小品演出里。

而开创小品先河的,就是陈佩斯。他的事迹无需多言,一句“队长别开枪,是我”的梗能沿用至今,从城市中产到小镇青年无人不知,生命力可见一斑。

而全盛时期基本与陈佩斯重合的MJ,在1992年超级碗上站着半分钟不动,依然能够收获全场的尖叫声,风头不知道比今日小鲜肉高到哪里去了。谁都想不到,他炸裂的跳了两只舞后,还能回到 Heal the world 的调调里,舞台把控力惊人。

历届超级碗,其实只有两届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场秀的风头盖过比赛本身,第一次就是MJ。而另一次是他的妹妹,珍妮·杰克逊。她在和贾老板(贾斯汀·汀布莱克)的表演中,胸罩意外被后者扯掉。

什么叫“顶流”?这就是真正的顶流。当MJ遇到娈童案,陈佩斯遇到春晚封杀的时候,大部分人依然会选择相信他们——而不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官方”,而历史,最终也给他们了一个清白。

与MJ去天堂跳舞,永远无法回到超级碗不同,陈佩斯这些年话剧风生水起,央视也乐于伸出橄榄枝,请他回到舞台上,也播出了他的电视剧《好大一个家》。观众也很想见到”二子“回归,圆一个他们童年情怀。

只是,上不上春晚,对于陈佩斯来说可能也不是自己,或者观众能够去决定的。年岁渐长,身体状况一般的他,也没那个必要去勉强了。

东北!东北!

中国的东北,和美国的东北有相似之处。比如都有发达的农牧业,比如美国有铁锈带,中国有铁西区。五大湖旁的美国蓝领,与松花江畔的国企工人,要是语言相通,没准能惺惺相惜。

在寒冷中,两地东北人民都必须寻找属于自己的乐子,在冰凉凉的人生中,留下一抹欢快的温暖。如是,诞生了铁岭和绿湾的奇迹。

在姜昆的引荐下,赵本山1990年第一次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并在赵丽蓉与陈佩斯分别离开春晚舞台后,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那几年“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赵本山基本稳居语言类的第一名。当其他的小品努力跟随一年流行语的时候,赵本山真正的在制造流行语。因为他,“忽悠”这个词已经变成了日常会话用语。而“改革春风吹满地”依然在B站流行着。

和陈佩斯一样,赵本山绝非因为实力问题告别春晚,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年后,大家也依然在呼唤他重新出山。甚至将春晚越来越无聊的锅,扣在了他的隐退之上。

赵本山不仅仅是一个人,他励精图治,带红了整个东北文化,以及他的徒弟们。小沈阳、王小利、宋小宝乃至大鹏依旧在现在的喜剧市场上举足轻重,而“东北人特别逗”的品牌形象,早已深入中国大众的心中,大家也都知道,铁岭是个”大城市“。

远不如东三省辽阔的威斯康辛州,每年出产的牛奶滋养了半个美国的人民。而在挤奶之余,他们不忘强身健体。该州拥有三支四大联盟的球队(除了NHL没有),包括易建联曾经效力,现在战绩出色的的密尔沃基雄鹿,今年打入国联决赛的密尔沃基酿酒人,以及,NFL的强队绿湾包装工。

绿湾包装工有多辉煌的历史呢?首先超级碗冠军的奖杯就叫隆巴迪杯,正是为了纪念绿湾包装工队的主教练文斯·隆巴迪,这位曾经在西点军校任职的硬汉在1959至1968年期间带领包装工拿到了5个超级碗,并且在在1965至1967年间完成了三连冠。

时至今日,包装工依然是联盟中的劲旅。尽管这两年战绩欠奉,均没能打进季后赛。但是球队拥有联盟最顶级的四分卫,若经营得当,崛起指日可待。

这样一支球队,如果能在纽约或者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一定火爆异常。NFL联盟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开始启动包装工搬家的计划。

然而包装工巧妙的利用了当时NFL在章程上的漏洞,将自己的球队注册成为一家公共公司,并向绿湾当地居民发行股票,也规定没有一个个人和团体可以拥有20万股以上的股票。当NFL提出让包装工搬家的动议时,全体绿湾股东当然只有一个答案:不同意。

最终包装工留在了绿湾,这个小镇子远不如铁岭繁华,总共只有10万人口,要知道他们的主场蓝堡球场,就能容纳8万人以上了。包装工的球迷当然不止是绿湾当地人,每到比赛日,整个威斯康辛州的人都会从四面八方赶来,看看那一抹黄绿色的撞击。而地理经常不及格的美国人民也得以知道,东北部有这么一个小镇,正为自己的球队骄傲着。

无论绿湾还是铁岭,都抓住了在全国性舞台表现的机会,将自己的地缘名片打了出去。中国和美国的年轻人经常会问,老掉牙的春晚和超级碗到底有什么意义?对于绿湾和铁岭人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意义了。

它们包含着成名的机会,包含着一种荣耀,和一种共同记忆。走到任何一个华人地区,说自己上过春晚,他们都听得懂。走到美国任何一个地方,说自己参加,甚至只是现场看过超级碗,都能得到共鸣。

它们或许正在变老,或许年轻人不屑一顾,但它们依旧是伟大的图腾。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格林糖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3782.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