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夺冠后,她直视死神的双眼说,「我这就来」

网易体育,用绝对严肃的态度,写有意思的体育故事

2016 年 12 月,比利时迪斯特,奥运银牌得主玛瑞克 – 费福尔特现身一家餐馆,与所有的城市英雄相同,这里大多数的食客都认识她,她们举杯、欢笑,庆祝她在奥运会上取得的成就,她是这个聚会的灵魂所在。当人潮散去,独自回到家中,玛瑞克 – 费福尔特就会在半夜痛醒,尖叫声吵醒邻居,但只有一条狗陪伴在她身旁,哪怕她痛到失去意识。

—— 1 ——

曾经,玛瑞克 – 费福尔特坐在轮椅上跑得飞快,当座驾换成名牌跑车,她依然能风驰电掣。

今年 9 月,费福尔特坐上兰博基尼,在佐尔德赛道上体验了一把赛车手的速度与激情,“我喜欢速度,享受肾上腺素穿过身体的感觉。”

作为一个残疾运动员,费福尔特热爱冒险,她曾坐着轮椅去蹦极。“那次差点要了我的命,”费福尔特说,“我张开双臂一头扎下去,后来我才听说这是不被允许的。幸运的是,结局还不错。”

没错,她的人生是一个励志故事,但这个励志故事却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结局。开着兰博基尼飙车可能是费福尔特最后一次冒险,实现遗愿清单上最后的愿望之后,她将在不久的未来接受安乐死,迎来人生的结局。

玛瑞克 – 费福尔特尝试赛车

费福尔特不是懦夫,她已经与命运和病痛抗争了将近 20 年。千禧之年成为费福尔特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她是一个活泼的比利时女孩,之后的 19 年里,生活专注于对她进行淬炼……

2000 年,费福尔特被查出患有一种无法治愈的脊椎疾病,比利时的医生一筹莫展。用费福尔特的话说,每一天都截然不同,她甚至无法预知半个小时之后的状况,也许癫痫会突然发作,疼得大叫,只能依靠止痛药、安眠药和吗啡阵痛,那一年她才 21 岁。

命运如此多舛,费福尔特没有太多抱怨,她决定重拾生活的信心,经过一段康复之后发现,自己的人生还有很多可能性。她对轮椅篮球产生了兴趣,参加了哈塞尔特的一家俱乐部,她是队里唯一的女性。她还玩过一年的深潜,不过因为身体治疗的原因,不得不放弃。

玛瑞克 – 费福尔特尝试轮椅篮球

轮椅篮球无法完全满足费福尔特,在朋友的建议下,她在 2004 年开始尝试游泳比赛,并参加铁人三项的训练。两个月后,她在比赛中拿到女子组第三名,而且是唯一坐轮椅完赛的运动员。从此,铁人三项成为费福尔特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2006 年和 2007 年她两度获得手摇自行车组别的世界冠军。

2007 年 10 月 13 日,费福尔特参加了在夏威夷举办的超级铁人三项赛,她在日记里写道:“我的梦想成真了。”由于超时,费福尔特无法参加最后一项 42.195 公里的角逐,没有完赛有些遗憾,但通过这次比赛她收获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丽芙 – 布伦斯。

2008 年,命运再次开启 hard 模式,费福尔特德病情持续恶化,她再也没办法参加铁人三项。

玛瑞克 – 费福尔特参加铁人三项

癫痫发作时,一直陪伴她度过难关的是爱犬赞恩,“当我快乐时,她就会快乐,” 费福尔特说,“当我发疯时,她很害怕,就会去其他的房间,不会打扰我。当我哭泣时,她会和我一起躺下来,舔我的脸,拥抱我。当我要癫痫发作时,她会将头推到膝盖之间。似乎对我说,‘玛瑞克,你必须躺下,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总是会好的’ 。”

跌入人生的最低谷,费福尔特不能容忍自己无法独立生活,她告诉朋友,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一了百了。“她说,‘生活毫无意义,继续活着没意义,太难了,太糟糕了。”布伦斯回忆。

心理医生建议费福尔特和维姆 – 施特菲博士聊聊,作为姑息治疗的权威,施特菲给出一个建议——安乐死。从 2002 年开始,比利时允许实行安乐死,只要得到两名医生许可就可以合法执行。

没人想死,但费福尔特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2008 年她签署了安乐死文件,和布伦斯分享了自己的决定。“我第一时间挺她,”布伦斯说,“她很固执,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然也清楚不想要什么,疼痛无处不在的人间地狱不是她想要的。如果她能控制自己的生活,会活得更久。她不希望被病痛终结生命,就像在说,‘由我来决定自己什么时候死,你说了不算。’”

—— 2 ——

签下安乐死文件,费福尔特向死而生,开始迎接新的挑战,把赞恩训练成一只辅助犬,写了一本名为《Wielemie Sports for life》的书,参与拍摄的纪录片在电视节目中播出,更重要的是她开始在全新的运动项目上展现天赋。

“很多人问我,当肌肉被伤痛和药物消耗殆尽,怎么还能做到保持微笑,取得好的成绩?对我来说,运动和轮椅短跑,也是一种药。”费福尔特说。

2012 年伦敦残奥会,费福尔特获得 T52 级女子轮椅短跑 100 米冠军,19 秒 69 的成绩了打破残奥会纪录,现场 8 万名观众起立为她鼓掌,此外她还获得了该级别 200 米亚军。当费福尔特带着两块奖牌回到家乡迪斯特时,迎接她的是 2000 多名热心的老乡。

命运对费福尔特的考验似乎永无休止,2013 年她在一次比赛中出了事故,左肩严重受伤,医生认为她再也无法重回巅峰。面对挫折不断的生活,她有一次摆出了挑衅的手势。她把病房变成了健身房,不停练习,康复后打破了三项世界纪录。后来,她专门找到了那个医生致谢,“你给了我野兽一般的力量,让我变得更坚强。”

2016 年里约残奥会,费福尔特得了一场急病,在奥运村打了一天点滴之后,顽强拿到 T52 级女子轮椅短跑 400 米银牌。因为膀胱感染,费福尔特体温飙升,在 100 米的比赛中只拿到了铜牌。虽然没有金牌入账,她依然是比利时的家乡迪斯特最受欢迎的人,在那里,她被当地的餐厅被奉为贵宾,她的头像被印成巨幅广告,成为整个城市的招牌。

费福尔特说,奖牌有两面,一面是快乐,一面是悲伤。“我想象不出比这更好的方式来结束职业生涯,”费福尔特说,“但告别心爱的运动依然让人悲伤。其他人退役是因为他们不想继续下去,而我必须停下来。我的精神还想前进,身体却在哭泣,大喊着,‘救命,别练了,受不了了。’”

2016 年 BBC 记者埃莉诺·奥尔德罗伊德采访费福尔特时,看到墙上挂满了获奖的照片,奖牌、奖杯和香槟酒一起堆在橱窗里,同时见识到了她变幻莫测的病情,前一秒还在狂笑不止,下一秒便癫痫发作,按下红色按钮后,医护人员在一分钟内赶来。为了满足她的医疗需求,每天护士要上门四次,这已经成为她生活的常态。

奥尔德罗伊德与费福尔特第一天采访结束后,两人一起在迪斯特一家饭馆共进晚餐,费福尔特还向奥尔德罗伊德推荐了铁板牛肉和虾意大利面条,但第二天,奥尔德罗伊德再见费福尔特时,后者筋疲力竭地蜷缩在沙发上,经过一整夜的痛苦后筋疲力尽,她几乎没有了意识,她在清晨时分给护士打电话服用了吗啡,她的狗蜷缩在她身边。在第二天的采访中,费福尔特的癫痫突然又开始发作,经历一番紧急治疗后,她才能勉强正常交流。

无数个夜晚,费福尔特被病痛折磨得惊声尖叫,分贝大到能吵醒隔壁的邻居。看到自己坚定捍卫的独立逐渐式微,费福尔特开始计划,用自己的方式迎接死亡。

费福尔特与父母

—— 3 ——

为了照顾费福尔特,她的父母乔斯和奥黛特四处奔波,他们喜欢翻看相册,里面都是女儿的精彩时刻,其中包括费福尔特获得银牌后与比利时公主阿斯特里德拥抱的照片。和其他父母一样,他们知道,孩子早晚会离开,但对乔斯和奥黛特来说,放手意味着他们要支持女儿进行安乐死的决定,这太残酷了。

“她一直很独立,”父亲乔斯说,“她开始坐轮椅时,害怕像其他的残疾人一样,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如果安乐死能让她好过一些,我可以接受,我建议她这么做。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这是未来的决定,现在我们意识到所谓的未来就在眼前。”

家人、朋友和赞恩给了她很多活下去的动力。正式退役后她开始放飞自我,尝试各种极限运动,在离开人世之前她不希望留下遗憾。进行室内跳伞时,垂直的风洞让她饱经摧残的身体获得了一种珍贵的自由感。

进行室内跳伞

“如果十年前你问我,要不要试试蹦极?”费福尔特说,“我的反应是,你疯了吧?现在我一点也不怕,我豁出去了,我喜欢做这些事儿,因为我再也不怕死了。”

费福尔特讨厌这丑陋、痛苦的疾病,但她自认为是一个真正富有的人,一个真正幸运的人,因为与英国人相比,至少她还有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利——2015 年英国国会否决了安乐死法案。

费福尔特希望所有人能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安乐死,这只是一次人生选择,而不是谋杀。“在比利时签署安乐死文件的那些人,他们都很好。”费福尔特说,“他们不必在病痛折磨中离开人世,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让想要的人陪在身边,温柔而美丽地死去。对我来说,死亡很平和。”

费福尔特决定不放弃剩余的每一分钟,在手还能写字的时候给每一个关心她的人写信,她已经计划好了葬礼,在那个环节中,平时用来阵痛的气泡酒必不可少。“我写了悼词,到时候他们必须照着念下来。我希望每个人都喝一杯,然后向我举杯,‘她的人生很精彩,只是得了重病,不过多亏了这场病,她才做了那些别人只能想想而不能做的事情。”

费福尔特还有一个愿望,“我希望人们能够记住,玛瑞克是一个日复一日,享受每一刻的人。”

————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后厂村体工队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