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庞青年?

每日人物,每天一篇原创人物报道,这里有别人一寸一寸活过来的日子。

文|每日人物可杨 编辑王辉

近日,南阳下线的水氢发动机引发热议。其制造者青年集团和背后的操盘手庞青年,一并浮出水面。

每日人物记者通过梳理公开资料及报道发现,这并非庞青年第一次牵手地方政府。北京奥运会前夕,北京市决定淘汰排放大的城市客车,改为 800 辆绿色大巴,其中青年汽车 500 辆中标。同样参与竞标的,还有奥迪、沃尔沃等。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凭借此次竞标一战成名,借势开启了他的扩张之路。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庞青年在 2009 年抛出了一个 444 亿元的总投资计划,欲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投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

然而,自 2005 年起,庞青年 13 年间 8 次与政府合作均以失败告终后,但仍旧没有被政府抛弃。2018 年 12 月,他遇到南阳市政府。直至近日被曝,陷入泥潭。

项目换资源,屡试不爽

2004 年,庞青年入主贵航云雀,借助其轿车生产资质,青年汽车一跃成为轿车生产商。

2005 年,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据《经济观察报》披露,按照规划,济南青年轿车项目总投资约 62 亿元,设计产能为 12 万辆 / 年,最高产能可达 15 万辆 / 年,预计 2015 年销售收入将超过 120 亿元。

相比往后的其他地方,庞青年在济南的造车计划起初还算顺利。2009 年,第一辆“济南造”莲花轿车下线,该公司员工人数曾达到 1100 多人。另外,据山东省商务厅于 2011 年 7 月发布的信息显示,济南青年 2010 年产量为 8030 辆,实现产值 7.03 亿元,利税 2762 万元。

在山东泰安,青年汽车与当地政府合作于 2005 年 9 月建成泰安青年汽车(零部件)工业园。据《山东商报》报道,工业园首期计划投资 28.32 亿元,年产乘用车车身 15 万辆。

青年汽车在泰安的项目,曾取得短暂的成效。2009 年 6 月,泰安青年生产了第一辆“泰安造”轿车,结束了泰安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此后“泰安青年”还抛出了莲花项目宏大的发展蓝图,称项目最终可形成 12 万辆的年产能,销售收入将超过 150 亿元,利税超过 10 亿元。

在第一辆莲花汽车下线后的 2010 年,正是青年汽车的高调扩张时期。

这一年它进入了石嘴山。据公开资料显示,石嘴山项目预计总投资 267.09 亿元,建设年产 21 万辆重型卡车、10 万辆莲花轿车、51 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根据纪要,“为了抢占西部大开发先机,推进石嘴山产业升级和转型”,当地政府将配给浙江青年汽车多家具有采矿权的煤矿和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

据《中国经营报》,为了将多家拥有采矿证的煤矿配套给青年汽车,2010 年 12 月,青年汽车及其相关控股公司与石嘴山矿业集团成立了国马科技,国有企业矿业集团仅占 30%的股份,庞青年作为公司法人、董事长。

2010 年底,青年汽车与杭州萧山同样建立了合作关系。青年汽车萧山基地总面积达 1500 亩,一期投资 36 亿元。2011 年,青年莲花 L5 轿车在该基地投产。下线仪式上,青年汽车宣布萧山基地一期建设用地 1000 亩,已投入 28 亿元。建有冲压、焊装、喷涂、总装四大整车工艺及检测等配套设施,预计年产能达 15 万辆。

而在这一年,“泰安青年”年产量从 7000 辆开始下降。到 2013 年已降至 4000 辆,并在 2014 年停产。

三年后的 2013 年,庞青年的多地项目发展接连受挫。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13 年,中国贵州航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拟出售所持贵航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股权,这也意味着贵航集团与青年汽车的合作终止,青年汽车也随之失去了轿车生产资质。

失去“准生证”的济南青年轿车项目急转直下,生产线停工、大批工人被陆续遣散。2013 年,浙江青年汽车集团曾与济南市高新区管委会签约,将投资 48 亿元在高新区建设世爵凤凰汽车、新能源客车和动力电池的三个项目,至今未见投入建设。据《济南时报》报道,2016 年济南市经信委公布的 19 家“僵尸企业”中,济南青年汽车赫然在列。

每日人物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6 年,济南高新区将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浙江 xx 年集团公司(指青年集团公司)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诉请两被告共同赔偿累计扶持投入的资金 53280 万元。

2013 年,庞青年在石嘴山掌权三年的国马科技资金去向不明,最终爆发了公司欠薪、员工上访等丑闻。此时,配套给青年汽车的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已被转卖,青年汽车通过煤矿套现高达 10 亿元。

第二年初,青年汽车狼狈撤离石嘴山。

无独有偶,在与鄂尔多斯政府的合作中,庞青年也通过项目置换资源的方式,最终落得官司缠身的结果。

据公开资料,2011 年 8 月,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与青年汽车签订投资协议,按照规划,青年汽车将在鄂尔多斯投资莲花乘用车,计划投资 90 亿元,总共年销售 548 亿元,利税 200 多亿元。鄂尔多斯市配置给青年汽车的是 6 亿吨煤炭资源。

一周后,青年汽车的承诺又增加一项:投资瑞典萨博汽车 AB 项目,计划投资 200 亿元。对等的回报则是庞青年获得了 10 亿吨的煤炭资源与 6 亿吨的开采矿权,配置的条件是“萨博 AB 项目土建基础工程出零米、主要设备订购完毕”。

然而,庞青年在上述协议均未实现的情况下,将煤炭指标转手卖给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 2 亿元定金。

2011 年 11 月,青年汽车收购萨博汽车宣告失败,鄂尔多斯政府不予煤炭指标,致使青年汽车与亿佳合的合作陷入僵局。

此后,亿佳合公司要求青年汽车公司返还未果并报案,警方以诈骗罪对庞青年立案侦查。该案主办警官白山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一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透露:“该案刑事立案的依据是青年集团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三方协议当中青年汽车明确表述其在签订协议时,已经成功收购了 60%的股份,这也是明显虚构事实之处。”

然而立案侦查,并未影响青年汽车的项目继续在其他地方运作。

“圈地运动”,烂尾收场

庞青年在利用项目置换资源的同时,也在各地投资圈地建厂。但无一例外,均以失败而告终。

庞青年的连云港汽车项目于 2007 年 6 月开工。据规划,该项目总投资 27 亿元,建设规模为年产轻型汽车 5000 辆,计划于 2008 年下半年建成。整个项目建成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 50 亿元。《连云港日报》报道称,该项目是连云港引进的最大汽车项目。

2010 年,由于合作项目未见进展,连云港政府收回青年汽车手中的闲置土地 877 亩。

庞青年很快转战到浙江海宁。同年 5 月,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在浙江海宁尖山新区正式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 40 多亿元,预计生产销售额 200 多亿元。据《华夏时报》报道,彼时,庞青年曾放话称,青年汽车海宁基地 15 万辆产能的贡献能够“再造一个海宁”。

这一次同样没有按照庞青年的设想推进。预计于 2012 年 6 月试生产超级电容器的计划一直没有实施,继而原定于 2012 年年底首辆车下线的承诺也一拖再拖。

2013 年 4 月,尖山新区发布公告称,收回海宁莲花乘用车有限公司的国有土地。资料显示:此次收回土地面积共计 36.9142 公顷(553.713 亩),正是原已交付青年汽车海宁基地使用的面积。

海宁换来的代价则是,历时 3 年,无一辆车投产。一名接近海宁市尖山新区管委会的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称:“前前后后已经投进将近 14 个亿。虽然结束了,但厂房仍在,配套也在。政府也在想方设法将损失降到最低。”

2011 年,青年汽车牵手六盘水,宣布将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以及其汽车配件生产基地。彼时,该项目计划总投资 26 万元人民币,建设厂址位于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董地工业园区。在规划中,基地占地面积 1034.67 亩,将形成年产 6.5 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

这个曾被称为“改变六盘水格局”的项目,却在 2013 年六盘水市工商联的两会提案中遭点名批评:“由于对招商企业没有建立相应的违约惩罚措施和退出机制,少数投资者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如引进的青年汽车生产项目、博罗冠业公司高压电子铝箔生产项目等留下的后遗症,很值得总结和反思。

据南方网报道,庞青年在 2013 年 7 月的一次媒体交流会上表示,青年汽车已与六盘水政府解除协议。

此后的 2015 年,泰安高新区管理委员会也宣布收回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 400 亩工业用地,并欲将该公司打包出售。三年后,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泰安青年位于泰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一天门大街的土地使用权、建筑物及地上附属物,进行了公开拍卖。

自 2005 年起,庞青年 13 年间 8 次与政府合作均以失败告终后,但仍旧没有被政府抛弃。2018 年 12 月,他遇到河南省南阳政府。

直到今年 5 月 23 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再次爆出庞青年的新能源计划。

与以往的套路略有不同的是,在这次合作中,河南省南阳市政府于今年 3 月向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购买了 72 辆氢能公交车,总价 8000 万元。而南阳洛特斯公司是南阳市政府和浙江金华青年汽车集团共同投资 80 亿元合资组建的客车生产企业。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何雅琪正是庞青年的儿媳妇。

庞青年能否兑现许给南阳政府的承诺,尚不可知。不过,面对此前 8 次合作烂尾的质疑,庞青年仍在甩锅,称:“它们(政府)没有送钱进来,钱没到位,我就不干了。”

文章由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