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夫妇”自曝一天赚400万,税务部门介入调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天下网商,作者|王卓霖,编辑|吴羚玮

网红直播到底有多赚钱?“彩虹夫妇”揭开了“冰山一角”。

8月3日晚,微博话题“彩虹夫妇”和“网红自曝一天带货2亿净赚400万元”,被网友“拱上”热搜。一时间,彩虹夫妇是谁?他们是怎么火的?一连串疑问开始在网络发酵。截至目前,两个话题关注量已近1.5亿。

拥有936.7万粉丝的抖音账号“彩虹夫妇”,号主是90后女主播孙彩虹,与丈夫郭斌结婚十年,从2020年开始直播带货。

孙彩虹在一则视频中讲述了自己此前一场直播的带货量和收入:一场直播带货超2亿,刨去成本支出净赚400万,拿出100万做捐款,最后落袋300万。

她还表示,这场直播投入成本也很高。例如1元福利加福袋,加上投流一共花费1000多万。产品佣金方面,30%的产品没有收取佣金,其他70%左右是有佣金的。由于这场直播的产品知名度较高,所以佣金只有10%左右。

她口中这场直播,发生在7月15日。为庆祝生完三胎出月子,孙彩虹提前一个月开始造势“出月子特大场”。据飞瓜数据,那一周(7月11日-7月17日)彩虹夫妇共完成三场直播,总销售额达2.2亿,冲到抖音达人带货周榜第一。第二位是东方甄选,一周累计销售额1亿。

而回溯彩虹夫妇的从业经历,虽然白手起家,却不得不说,他们拿到了人生“爽剧”的剧本。从卖保险赚到第一桶金,买车买房生三胎,住上千万级豪宅,单场直播净赚400万等,一路逆袭,跻身头部主播行列。有网友称,“一天一套全款房子,做梦都能笑醒。”

虽然这则自曝视频已被隐藏,但彩虹夫妇已深陷舆论中心。据悉,“彩虹夫妇”主播绑定的企业店“彩彩就是虹”,正被成都市税务局稽查部门调查。

8月4日晚,彩虹夫妇在一网友评论下写道,“我不会做不该做的事”,疑似是对调查事件做出的回应。

出生寒微,却拿到“爽剧”剧本

网红不是一天养成的。目前“彩虹夫妇”账号内的1300多个视频,记录了这对夫妇的发家史。

2019年2月,彩虹夫妇发布了第一条短视频。或许是想当作育儿日记,视频中,孙彩虹正在医院待产,摸着肚子说,即将与孩子见面。之后的内容绕不开一家三口的生活点滴和趣事,点赞量仅有一两千。

转折点发生在2020年3月。他们发布了两人过往十年的奋斗历程,毕业后两人进入门槛较低的保险行业,从没有客户的业务员升职为高级经理,有车有房有了孩子,每月结余能补贴父母,相互扶持在城市扎根。

网友看完直呼“励志”,也从中看到了“自己当初的样子”,点赞转发不断。视频播放量达到1300万,还被送上了平台热搜。这让彩虹夫妇第一次感受到流量的魅力,之后的视频点赞量逐渐破万、破十万。

他们在视频中大多素颜出镜、本色出演,唠嗑般地说着鸡毛蒜皮的琐事,跟普通人的生活别无二致。这样的草根形象容易让人产生共鸣和代入感,尤其是小镇宝妈、都市蓝领等。据新抖数据统计,“彩虹夫妇”的粉丝中,女粉占比超九成,其中八成集中在24-40岁,50%以上的粉丝分布在二三四线城市。

在视频中,她自称农村出身,父亲是货车司机,母亲是洗脚师,自己是个学渣,长得不漂亮却能歌善舞,追到学霸帅哥,连生三胎儿子,在30岁前实现年入百万。转做直播后,她和团队30天带货1.97亿,买完大平层后,又花4300多万全款买别墅,将全家人接来同住……这些略带着小说情节的“逆袭”桥段,在普通却又不普通的孙彩虹身上意外实现了。

《天下网商》发现,这不是彩虹夫妇第一次被送上微博。此前高考成绩出炉时,彩虹夫妇发过一条视频,大意是孙彩虹本人高考落榜后,读专科并完成逆袭,买到了数千万的别墅,以此鼓励高考失利的同学们不要灰心,“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

逆风翻盘的人很多,但彩虹夫妇从起势到巅峰的记忆点有很多,更让人印象深刻。

擅长“造节”营销,熟谙粉丝需求

经过多年的短视频运营,彩虹夫妇已熟谙粉丝的笑点和痛点。用搞笑段子、家长里短等内容源源不断保持账号活性,吸引新粉,灌入粉丝池。就连其账号的个人简介“女大三、姐弟恋、有三个儿子”,每个词也都自带话题。

当了2年带货主播,彩虹夫妇也对目前市面上的直播“招式”驾轻就熟,通过主打性价比、夸张的表演以及“造节”营销,刺激消费者下单。对粉丝的详细剖析,洞察其情感和消费需求,以及成熟的选品策略,也是彩虹夫妇崛起的关键。

那场引起争议的直播从早上9点多播到晚间。不同于平时的周末直播,这场直播被定在了周一。孙彩虹对此的解释是,宝妈们在周末大多要陪孩子,周一反而相对空闲。这种细节感知,或许源于其自身的宝妈身份。

一天直播下来,刚出月子的孙彩虹喉咙嘶哑,仍卖力吆喝。直播中,主播用夸张的动作抓起一包纸巾,配合着助播不断数数,同样一笔钱,能买到的商品件数越来越多。虽知道有表演成分,但越来越高的性价比很难让人忍住不下单。

彩虹夫妇在选品上,往往涵盖宝妈在生活各方面的消费需求,如个护家清、家居用品、母婴宠物等,价格控制在百元以内。飞瓜数据显示,这场直播的本场直播销量最高的三款产品是心相印抽纸、奶酪博士奶酪棒和小牛凯西牛排,GMV均达到千万以上,其中抽纸达到1246.4万GMV。

在“造节”这件事上,彩虹夫妇也尤为擅长。除了参与日常平台的节庆大促,结婚周年、生日、出月子、乔迁等也成了大促的理由。去年,他们甚至还筹备了一场“道歉大会”,在开播前,反复提及,这是因为有粉丝对此前的直播间消费不满意。万事皆可大促。

“非专业”团队能不能撑起彩虹夫妇

名利双收是把双刃剑。

彩虹夫妇的一举一动被放大并解读,有的人在他们身上学到了自信和真诚,有的人则看到了炫富和营销。例如晒别墅这件事,孙彩虹说,自己的本意是为了给正在拼搏和煎熬中的人一点信心和动力,一切皆有可能。评论大多认可了她的努力,但也不乏人吐槽。

这次自曝视频中,孙彩虹称这次直播利润400万。虽然家人都阻拦,她还是决定说出来,“赚的确实比较多,但不想欺骗大家。”

一般来说,主播会选择与MCN机构签约合作,依靠专业团队搭建直播间,把关内容创作、粉丝运营、商务合作等环节。而目前,彩虹夫妇并未传出签约机构的消息,而是建了“家族”团队。

在一则视频中,孙彩虹逐一介绍了家庭成员,双方家长主要负责带娃,弟弟、弟媳、表弟、小姑子等担任助播,还要负责商务和售后。虽然以血缘为纽带,比利益关系绑定更为牢固,但从大家此前的从业经历看,都是直播行业的新人,只能从实践中摸索经验。

在直播电商专业化趋势明显的情况下,这样的团队是否能承载起彩虹夫妇的持续爆发,以及应对来自其他“夫妇”的竞争,需要打个问号。

在黑猫投诉平台,彩虹夫妇的相关投诉有20条,集中在虚假宣传、拒不发货、欺骗消费者等,显然已经引发了粉丝的信任危机。而投诉中提到了一条与7月15日直播有关的内容。大意是承诺在下播前发放福利,用1块钱秒杀5000个拉杆箱,结果消费者只秒了500个,孙彩虹就匆匆下播了。当时直播间还有3万多粉丝,白白蹲守到凌晨。

事后孙彩虹澄清,由于刚出月子,奋战一天后身体不适,提前退出直播间,后续直播由丈夫郭斌收尾,就出了这个结果。她解释,这是因为老公“没见过世面”才导致的,并用翻倍的数量再做福利秒杀。但这件事的影响还在持续,取关、退单等情况仍在发生。

直播营销也是信任关系。消费者在直播间下单,除了看重产品的性价比,更看重推荐产品的主播。彩虹夫妇用1300多条视频攒下来的一副好牌,可别浪费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打赏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