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不信任军政府导致缅甸疫情加重

目前该国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已超过23.4万例,死亡5281例。昂山素季政府的倒台打乱了缅甸控制疫情的行动。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感染病例的激增导致缅甸捉襟见肘的医疗体系难以招架,尸体堆满了墓地和火葬场,2月份缅甸政变后出现的混乱局面眼下又增添一重致命因素。

缅甸民众黎明前就排起长队,为生病的亲人充灌氧气瓶,并恐慌性地购买鸡和鸡蛋,因为他们相信这些食物可以提高免疫力。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医院不得不拒收病人、导致他们孤独地或在街上死去的描述。

缅甸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大将(General Min Aung Hlaing)上周日呼吁志愿者以及“各组织和协会尽可能与我们合作”。

最近几周,缅甸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每周都增加一倍以上,目前其确诊病例数已超过23.4万例,死亡5281例。但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这一数据可能被低估了,因为拥有5400万人口的缅甸每天只能对1.2万至1.5万人进行病毒检测。

在缅甸爆发疫情之际,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在内的邻国也不得不应对与传染性更强的Delta变种相关的、创纪录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

缅甸的卫生官员和人权活动人士表示,事实证明,由于民众不信任军政府,这场疫情尤为致命。缅甸军政府攻击、监禁或杀害了大量反对其夺取政权的医务工作者。

“民众在供氧设施前挤作一团,希望帮助他们家中生病的亲人,但他们自己可能也会因此感染病毒。”缅甸医生促进人权组织(Myanmar Doctors for Human Rights Network)的创始人Troy Maung(他与其他反政变活动人士一样使用了化名)表示,“许多医生仍然在躲避搜捕,许多诊所已经关闭,因为诊所员工担心被拘留,也担心设备被没收。”

在政变之前,缅甸是东南亚最早开始接种新冠疫苗的国家之一,该国使用的是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生产的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疫苗。

但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政府的倒台打乱了该国控制疫情的行动。目前,缅甸医生、护士以及其他媒体工作者都加入了公民抗命运动以反对此次政变。军政府的回应是逮捕医务人员,并搜捕为治疗受伤抗议者而设立的诊所。

据人权组织政治犯援助协会(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称,自政变以来至少有66名医生、护士和外科医生被捕,7人被杀。

据Troy Maung所在的缅甸医生促进人权组织的说法,接触者追踪、隔离和治疗已经“完全崩溃”。缅甸卫生部本周表示预计今年将有一半人口接种疫苗,但现任政府的反对者驳斥了这一目标,称该政权没有连贯或可信的政策来遏制病毒。

“军政府要对这场国家灾难负全部责任。”民族团结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的人道主义事务和灾难管理部部长温密埃(Win Myat Aye)说。该政府由在军方夺取政权后躲藏或流亡的国会议员和其他人士组成。“他们在疫情期间发动政变,表现出了极端鲁莽。”

联合国(UN)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汤姆•安德鲁斯(Tom Andrews)上周表示,包括对军方的不信任在内的一系列因素凑在一起,加剧了疫情的爆发。他补充说缅甸正“面临成为新冠肺炎超级传播国的严重风险”。

前联合国官员、独立国际专家小组“缅甸特别咨询委员会”(Special Advisory Council for Myanmar)创始人李亮喜(Yanghee Lee)表示:“军政府没有能力治理这个国家。”该组织呼吁与缅甸接壤的国家——泰国、印度、孟加拉国和中国——开放边境以促成一些走廊,这些走廊可以穿过一些被少数民族控制的地区,后者已在这些地区与军方斗争了几十年。

新冠肺炎还蔓延到缅甸监狱中,危及政治犯,其中包括澳大利亚学者肖恩•特尼尔(Sean Turnell),他曾是被关押的缅甸前领导人昂山素季的经济顾问。

特尼尔的妻子Ha Vu在Facebook上写道:“Delta变体已传到永盛监狱(Insei),我丈夫出现感冒和流感症状已经有几周时间了。他的健康处于极大的危险中。”

在政变中被推翻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简称“民盟”)的高级官员那温(Nyan Win)在永盛监狱感染新冠肺炎后死亡。

译者/何黎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