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平行政府內幕:如何對付槍、民族主義與大國政治?

【編者按】:從「不合作運動」和平抗爭,到面對暴力鎮壓而武裝起義,自二月緬甸軍方發動政變,緬甸社會抗爭已將近半年。如今,緬甸正面臨多個困境,包括貧窮、飢餓和國內難民問題,而一度因缺乏檢測而看似短暫消失的疫情,現在也再次肆虐。連曾被視為是翁山蘇姬(昂山素姬,昂山素季)接班人的仰光省長漂敏登,最近也在獄中感染Covid-19肺炎、生死未卜。

與「不合作運動」同時漸漸成形的,是一個成員分散在各地、僅靠線上聯絡運行、與軍方政府爭奪合法性的平行政府。不過,平行政府並未掌握實權,在爭奪國際間緬甸代表權及解決國內問題的時候,也面臨著越來越多的質疑。

在政變將屆半年之際,端傳媒採訪了平行政府國際合作部長兼政府發言人薩莎醫生(Dr Sasa)、其他內閣官員及資深政客、以及跟他們有聯繫的外交官,嘗試了解這個受人民支持但缺乏實權而有心無力的「革命政府」,如何在軍方奪權後,透過網路結合人民、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尋求國際的支持,試圖光復緬甸;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又遇到怎樣的難關與阻力?過往緬甸流亡政府都以失敗告終,這個平行政府又能否打破歷史的魔咒,還可以再走多久?

緬甸平行政府,也即全國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的國際合作部長的薩莎醫生(Dr Sasa)。
緬甸平行政府,也即全國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的國際合作部長的薩莎醫生(Dr Sasa)。圖:網上圖片

打造一個平行政府

回憶起2月1日軍事政變當天,現為緬甸平行政府、也即全國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以下稱NUG)的國際合作部長的薩莎醫生(Dr Sasa)對端傳媒說,當時沒有多少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早上四點,我起床做完晨禱(編注:薩莎跟大部分的欽族人一樣是基督徒),心情興奮。天才剛亮,我就要到國會去見證新上任的議員宣誓。殊不知,我一到(國會),就見到軍人包圍了整個國會。整個首都的街道都是帶槍的軍人」。

欽族人薩沙的本名為Salai Maung Taing San,薩沙(Sasa)是祖母給他的小名,意思是「越來越高」。2020年,薩沙是欽邦全民盟黨黨內選舉委員會的領導,而全民盟也在大選中拿下國會及欽邦議會大多數的席位。因此,政變前一晚,薩莎仍與翁山蘇姬等政黨高層都在首都奈比多,準備接受翁山蘇姬任命成為新政府的內閣成員。

政變那天,震驚之下的薩莎疲於尋找出路,「我如坐針氈,只知道我必須要做些什麼,不然會被他們逮捕,所以我先去找計程車,但軍車在大街上巡邏,找了幾輛都沒有人願意載我。」幸好幾番嘗試後他最終找到了一輛,並假扮計程車司機,經過三天三夜,逃出緬甸。

出於安全考量,他在接受採訪時沒有透露自己目前的所在地。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