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知识付费“保鲜”之年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itlaoyou-com “2018知识付费要物种大灭绝”。 把跨年演讲做成IP的罗振宇,一边坐收知识付费的“渔利”,一边用罗辑思维把脉知识付费的未来。 自2015年分答叩开知识付费的大宅门后,得到、知乎、喜马拉雅、咪蒙、轻芒等陆续登台,针对不同场景、不同垂直群体兜售“思维方式”。如果2015年是知识(内容)付费的启动年,那么2016、2017年则迎来了知识付费的春天。 2018年知识付费并没有像罗振宇所预测的进入消亡期,取而代之的是“保鲜期”。 这一年,知识狂欢节率创新高,跨界大V蜂拥而上,新渠道迎头赶上,技术服务者稳中求进。望过这派景象,知识付费赛道依旧跑者众多,他们争先恐后,盘活手中技艺,把这条赛道再推一层楼。 爆炸:声音里的生意 “最开始是我们找他们”,马东回忆在喜马拉雅的开课经历时如是说。 2014年,离职央视许久的马东策划出《奇葩说》,借助这样一档辩论脱口秀,马东成为国内网综鼻祖,同时将视频网站爱奇带到了新高度。 更关键的是,黄执中、马薇薇等一众人马被塑造成大IP“奇葩天团”。 2016年,荣任米未传媒创始人的马东携奇葩天团登陆喜马拉雅,将日常话术之道由节目转化为语音课,《好好说话》横空出世,成为喜马拉雅第一档知识付费课程。 在当年喜马拉雅首届123知识狂欢节中,《好好说话》又以555万元销售额荣膺冠军。 “双料第一”之下,米未传媒在喜马拉雅不断扩军,蔡康永等节目常客也涌向其中。 伴随“马东们”的增多,喜马拉雅将狂欢节连办三年,并在90多天前的第三届123狂欢节中创下4.35亿的最终销售额,刷新行业历史纪录。 好一场狂欢不眠夜! 除了营收“刷数据”,迎来三岁生日的喜马拉雅狂欢节也不乏亮点。 回看喜马拉雅TOP10榜单,“说话”、“行动力”等养料充足的技能类内容占据过半江山,但像混子曰、莫言这类历史哲学内容上榜,说明用户还愿为有趣、有情的声音付费。 有料、有趣、有情,消费者对这类内容偏爱有加。 同时,用户为内容“掏腰包”的冲劲也是声音平台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Continue Reading →

上线点滴相互,滴滴终于推出这份“迟到的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itlaoyou-com 该来的总会来的,挡也挡不住。 对于2018年的互助计划来说,这句话是非常形象的一句总结。2018年底,滴滴发布“点滴相互重大疾病互助计划”,这是继相互宝和京东互保之后入局网络互助的第三家互联网巨头。 对于并不算新生事物的网络互助行业来说,这一轮的热闹景象就像是迅猛生长的毛竹——它们可以在土层之下“潜伏”数年,但一旦冒出头,便会以极快地速度长高、扩散,在45天内就能长到近30米高,形成一片竹林……用拟人的手法来说,这就是积淀的力量。 对于今年国内的相互保险或网络互助来说,情况也是类似的。 从2011年康爱公社成立,到2014年保监会发文对《相互保险组织管理暂行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再到三家相互制保险组织于2017年获得相互保险牌照,最终在2018年吸引了阿里、京东和滴滴的入场,网络互助已经完成了从“潜伏”到“破土”的过程。 但是,相互宝和京东互保在发展的过程中都遇到了外力的阻碍,并不是一帆风顺。对于这个连接着千万级用户需求的领域来说,接下来究竟能否顺利长成一片竹海? 点滴相互补位 两个半月的时间里,滴滴成为是第三家推出网络互助产品的互联网巨头。在此之前,相互宝和京东互保的推出已经成功吸引了关注的目光。 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凭借强大的影响力,快速向用户普及了何为“相互保险”,让这一原本已在国内存在了四五年却仍然没有被主流认同的模式,以极快的速度进行了概念普及:用户花几元象征性的会费甚至无需费用成为会员,180天或更长观察期之后,可享受相应的赔付权利。当某一位会员身患重疾时,最高能获得大额(比如30万元)赔付,由平台的用户平摊。 网络互助和相互保险模式相差无几,最大的差别便在于相互保险牌照。 目前国内仅有三家相互制保险组织获得了牌照,其一是京东互保的运营方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其二是原相互保的运营方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还有针对建筑领域的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 牌照和资本齐聚,按照互联网的规律,有着强大影响力和战斗力的巨头一旦入场,将很快在这一领域掀起刀光剑影的角逐争夺。 相互保险却没按套路出牌,反而是上演了一出反转剧情——京东互保上线1天之后便闪电下架,官方称将进行用户体验升级后再择期推出,这一升级就升级到现在还没上线。与此同时,阿里的相互保也传出了被监管约谈的消息,十几天过去后,相互保宣布将不再对接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升级为互助计划,更名为“相互宝”。 一纸公告,显露出巨头也没法逃避的无奈。在监管的严控下,相互宝只能放弃手握相互保险牌照的信美人寿,调整为网络互助计划。单枪匹马继续“闯江湖”,只不过已不再是朝廷认可的“锦衣卫”,而成了一介“游侠”。 江湖危险,跑在前头的两位大哥也吃了亏,但无论波澜如何,网络互助模式的快速“吸粉”能力,让在金融方面一直难有突破的滴滴迫切地踏入了这一领地。 点滴相互同样定位网络互助模式,采取成员之间的互助机制:符合加入条件的用户在通过审核后,成为点滴相互成员,并可通过加入具体的互助计划获得互助成员资格、履行分摊义务。 与改为网络互助的“相互宝”相比,“点滴相互”在管理费、最高金额等方面给出了更有吸引力的方案,来弥补平台本身的弱势,来与蚂蚁金服争取用户。 相互宝收取8%的管理费,点滴相互便只收取6%的管理费;相互宝的互助金额最高为30万元,点滴相互为50万元;相互宝等待期为90天,点滴相互等待期为180天;相互宝的加入条件为芝麻信用分达到650分和满足健康要求,点滴相互则是完成实名认证和满足健康要求。…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