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大阪峰会与日本的“政治大国梦”

兰顺正 为FT中文网撰稿
2019.07.01 12:00

6月28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四次峰会在日本大阪开幕。这是自2008年G20领导人峰会成立以来,日本首次担任轮值主席国,也是日本有史以来承办规模最大的一场国际会议。除20个成员国外,此次峰会还有17个国家和国际机构应邀参加,其中包括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等多边机构。

日本对于此次峰会可谓重视异常。据日媒报道,日本政府从全国调用25000多名警察驻守大阪及其周边地区,在会议相关设施周边禁止无人机飞行,并对道路两边阻碍视野的树木进行修剪。甚至连日本黑社会山口组也表示将“放假”来配合大阪G20峰会。通过此次日本为G20的精心准备,再联系前一段时间日本政府在国际社会一系列的外交动作,不难看出,日本期望利用G20峰会和当前国际局势来帮助自己实现“外交大国”乃至“政治大国”的梦想。

日本想成为“政治大国”的愿望由来已久。二战结束后初期,日本作为战败国被剥夺主权并受盟军管制,在政治与外交领域身不由己,主要以低头发展经济为主。但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经济实力的迅速增强(1988 年日本国民经济总量达到 29710 亿美元,相当于当时美国经济总量的 58.25%,而且当时日本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和世界头号投资大国)也使日本国内追求“自主性”和“政治地位”的呼声逐渐上升。特别是首相中曾根康弘上台以后,对战后“经济立国”总体战略进行了修正,多次明确表示,不仅要增加日本作为经济大国的分量,而且要增加政治大国的分量,“要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从此日本政府确立并开始推行了“政治大国”国家发展总体战略。

在“政治大国”的目标下,日本采取了一系列动作,如修改历史教科书、强化国民的国家观念和民族意识、提高对军事的投入、积极修改宪法、企图将自卫队改为“国防军”等。在外交领域,日本的政策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由战后初期追随美国的“一边倒外交”转为20世纪50-60年代的“经济外交”,到20世纪70-80年代又转为“多边外交”,积极开展与东南亚各国、欧盟、拉美甚至非洲的外交关系。进入21世纪以后,世界愈发呈现多极化趋势,新兴国家开始崛起,日本在继续握紧“美日同盟”的同时,在实施多边外交时也更加灵活和主动。

在此次G20召开前的三个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展开了一系列外交攻势。4月,安倍访问美国,与特朗普总统就美日双边关系举行会谈; 5月底,作为“令和”时代首位国宾访问日本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受到安倍高规格礼遇,5月27日两国元首举行了会谈,表示“美日的关系前所未有地稳固”,强调了相互的亲密关系。不久之后,在波斯湾美伊大军对峙、突发事件不断这样的敏感紧张时刻,安倍访问伊朗,为伊朗核问题斡旋,自己也成为了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首位访问伊朗的日本首相。很明显,日本在热点地区的纵横捭阖以及对此次G20的重视,都将日本借机提升自己在国际政治中的影响力和“政治大国”地位的目的表露无余。

但是,日本的“政治大国梦”想要实现也并非易事。一方面,维护日美同盟关系稳定发展是日本的基本国策,但是,坚持自身优先的美国更多地把日本作为棋子,不会期望日本真正成为大国,对此必将阻拦。而且在美国的限制之下,日本“多边外交”的余地也是有限的。另一方面,由于日本政府对历史问题总是避重就轻,难以获得世界上其他国家尤其是曾遭受其侵略的亚洲国家的信任。同时,日本经济的持续低迷,以及“软实力”的相对缺乏,也让其与“大国”的形象格格不入。总之,尽管日本有雄心也付出了努力,但“政治大国”对日本而言仍是一个相对遥远的未来。

(注:作者是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会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发帖时间: n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